注册 登录  
我的短信  
   
  陶都新闻 艺师图录 陶艺文萃 紫砂博古馆 视频专辑 茶叶频道 新品展示 企业目录 供求信息 用户中心
        鉴定咨询    展会信息    新人同学录    每月新秀    名人堂    最新作品展    墨砂一味    藏家专辑    会员动态    中陶期刊    赏石艺术    展览动态
   陈远PK蒋蓉
作者:赖杰诚  出处:中国陶都网  更新时间: 2009年02月09日 
作者:赖杰诚(原台湾《壶中天地》总编)
 

  据《宜兴县志》上说:“陈远,字鸣远,号鹤峰,一号石霞山人,又号壶隐。”宜兴川埠上袁村人,是康熙时期最有影响力的紫砂陶艺大师。《阳羡名陶录》称“鸣远一技之能,间世特出。自百余年来,诸家传器日少,故其名尤噪。足迹所至,文人学士争相延揽。”江浙一带文人雅士与其来往者,如桐乡画家汪柯庭,海宁名士杨中允,学人曹廉让,收藏家马思赞等等,因此鸣远之器不仅以壶为主,凡爵、觚、鼎、彝等古铜器,或蟹、藕、虫、果等江南名案也都在其创作之列。

  其著名的传世之器“天鸡壶”现藏天津市艺术博物馆。壶腹刻铭;“柏树随铭至,椒花逐颂来。”为曹廉让手书,后有其印款。

  上海博物馆的“四足方壶”与“弯楞形壶”以及南京博物院收藏的“东陵瓜壶”由此茗壶的造型风格、款字铭刻当可了解鸣远在紫砂陶艺上的成就,更可以推敲明末清初康熙盛世之际,紫砂陶艺的艺术表现,不论泥矿之成熟,题材之多样,款章明刻之优雅,陶艺之境已臻巅峰。 

  蒋蓉(1919-2008),别号林凤,宜兴川埠潜洛村人。1995年被授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称号,二十世纪末紫砂陶艺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从顾景舟与蒋蓉两位宗师的先后谢世之后,这一时代风格的紫砂陶艺盛况,在紫砂史上的探讨可以认为由此划下了句号,往后的紫砂陶艺必然与全世界的陶艺接轨,让全球的创作理念同步,这样美好的前景有赖后来者的努力,但亦不得不回顾前辈之功。

  紫砂陶艺的传承,一直以来都在宜兴丁山一带的百姓之中,这一般的家庭,亲戚朋友的关系,竟然扛起了紫砂的旗帜,而且在五百余年之间,演绎得多彩多姿,呈现给人类相当丰富的物质与精神的食粮。面对这些可爱的丁山人,本文简叙一则小故事,用于表达紫砂陶艺之间的概念问题。用以博君一笑,若有失误之论调也求置之一笑。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陈先生到蒋女士家里做客,在宜兴川埠上袁村旁袁禓圩的新家之中。陈鸣远与蒋蓉同桌共叙,气氛融洽。只是忙坏了周俊和艺华、女婿和女儿,一会儿添酒,一会儿冲茶,其间还要拿些茶点果品出来,可以吃的就吃,不可以吃的就只能欣赏。用眼睛看看,用手捏捏,套一句老话就是“秀色可餐”。

  当时我也在一旁,记得蒋公浅酌葡萄干红,用的是《荷花酒具》。陈公喝的是上等阳羡贡茶,壶为《束柴三友壶》,两位宗师总是习惯性的抚摸自己的得意之作,紫砂陶器特有的触感。由手指尖上传达到脑海之中,温暖到心窝里。

  “妹子啊,近来可好?听说你去了几趟黄山,去旅游还是去搞宣传?哎,年纪大了,不要东跑西跑,吃不惯、睡不稳的,江山美景过眼一晃,那能有什么灵感呢?倒不如像我一样,多交些有文化水平的朋友,喝茶聊天,说不定可以获得更多的想法。有时候,一起搞创作,制图的画造型,我叫人去配些上等紫砂来做,写字题诗的自备笔墨,刻款装饰的人开始磨亮钢刀铁笔......最后就由我拿去烧成。这叫分工合作,但是...嘿!嘿!嘿!东西好不好,我最先知道,能不能拿出去也完全由我决定......陈鸣远是相当健谈的长者,而且准备了细致的思维方式,聪明的可以把一些人世间的生存方式利用简单的言词来教导别人。

  “你们说对不对?除非中间的过程环节有所差异。”陈鸣远接着又说,不仅是与蒋蓉对话,而且连我们这一帮小辈都变成听众了。“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除非有人用咱们的方式进行紫砂陶艺创作,即使如此也毋庸置疑,反正对大家都好也就好了。最担心的是出窑时找不到成品,东西不见了,怎么办呢?”

  “对!”蒋蓉赶快插话,要不然?

  “我的伯伯蒋燕亭在四十年代回丁山后,曾经捏塑了三个佛像,烧成后竟然不见了,不知道被谁偷了,反正开窑后匣体内空空如也,诸佛皆飞走了,至今无人知晓物归何处?”这事老妈妈早就告诉我们多次了,其实是三个“坐像”而不是“佛像”,其中有一尊已经现世,但远在海峡的另一个小地方。被称为“文士坐像”,也可以叫“竹林一贤”,也可以叫“张良坐像”,反正该像充满了祥和高雅、紊风不动,那一脸慈祥正是燕亭的造像手法。

  为了抢回发言权,陈公立刻转移话题:“妹子,干嘛墙壁上叫人家不要照相?你那么美丽大方,还怕照片给别人看吗?我最遗憾的是子孙们记得我所表现的作品鬼斧神工,但不知道我的像貌也是鬼斧神工,英俊异常,嘿!嘿!嘿!江南本就地灵人杰,俊男美女,江山如此多娇!”

  “对啊!不能摄影是为了防止负面的宣传效果,要不然尽管拍照也无所谓,蒋艺华年轻的时候多么漂亮,可惜留下的照片不多。现代的紫砂圈子真奇怪,连拍照都怕影响那个什么什么的。”“肖像权,”我心里想,但不敢在前辈面前放肆,或者说“偷拍罪”(当然利用电脑合成的技术是否可以包含体内?法律问题太麻烦了。)或者说“伤害个人意愿”、“乱套壶嘴、把,乃至的子,等等说法皆可以让别人了解事情可不可以进行。”
     

  “为什么你喜欢用本山绿泥去做为壶身的泥料呢?这样会产生很多的问题的,因为......”陈鸣远的心情好像颇为愉快,话匣子一打开就扯东扯西、碰南撞北、谈天说地了。“有一次,我用‘芒果壶’泡台湾的高山茶,没料到芒果泡出了黑色斑点,事后再清洗茶壶,但斑点去也去不掉,除非重烧,但又怕重烧时干燥程度不佳或是有脏物附于壶上,一烧把壶烧爆了。”

  “在我的时代,龙窑沿着山边的斜坡缓缓生烟,装在匣钵里闷烧的茶壶慢慢地燃烧升温与降温,时间长的足够把泥料闷熟得润泽滑腻,你们的时代,由于科技的进步,烧窑的方便令人羡慕,现代人的命真好,打开开关之后回家睡,明天就烧好了,准确的温控,固定的温度,简单的操作方式,把紫砂矿土可以多次烧成的优点完全发挥,尤其是‘整口’与‘补裂’的方式,减少了多少次品的生产误差,增加了许多丁山紫砂业者的营利。虽然有些泥料在现代科技的生产条件之下无法达到古法成品的艺术效果,但毕竟仅是少部分的紫砂陶器而已。唉!你们担心的事情跟我们那时候完全不一样了。你的思想,你的生活乐趣都变成紫砂陶艺的领悟,对自然生物的如何取材,以造化为师正是你的本色,这一点倒是所有艺人追求的意境,包括我在内。”陈公肯定的说。

  蒋公极为谦虚地回答:“作品离开窑炉之后,基本上我的任务就完成了。许多人说紫砂陶器的生命因为结合了茶文化变成为茶艺生活中的一项重点,这个重点会延续紫砂陶器的品味,对玩家而言这是正确的,但对紫砂陶人而言,对于茶文化的认知与了解,应该在制作之前而非创作之后。孩子长大之后必走他自己的路,不可能存在永远负责的妈妈,放心开朗的态度才能保持母亲的优雅从容啊。嘻!就像许多后辈做芒果,捏枇杷,种西瓜,采莲藕……等等,都要比我们更利落、更好用好看,为什么我不计较被仿制的心态也就在此了,就如不必反对照相的事情一样,咱们这些作古的神仙根本玩不了世俗人世那一套游戏。有人从咱们的创意之上更进一步的加以体会与发扬,更进一步的注重泥料原矿的调配,乃至工具、技巧的运用方式,包括成型方式的规范,当年我的伯父不就是最喜欢运用模具成型吗?连小狗、老牛都要开模生产,所有改进对紫砂陶艺都是好事,都有其存在的理由。对个人而言,对能者而言,能者多劳古有名训。传统与模仿是中国传统工艺美术的老规矩,改革与创新是工艺美术的新契机,人不亲土亲,何必跟乡亲们过意不去呢?丢掉过去不愉快的感受,来吧!陈大哥,劝君更进一杯茗,喝到七杯之后许多事情就豁然开朗了。”

  大师的风范,最主要是借着作品传达表现出来的,但在当代丁山紫砂陶艺的世界之中,更多的现象所反应的是人品格调,涉及影响当地的人文社会,乃至天人和谐的最终意境,当然必先顾及生存之道;在民生条件充足之后,自热而然的由物质的追求提高向精神领域的享受,此时的人格品行才会凸显,才能够更深层次的表现人文精神的意义;换一种说法来谈紫砂陶艺的“艺”字,由古人的“艺”就包括了礼、乐、射、艺、书、术等六艺,包括了文明人士的生活表现,代表了人类所创造的所有物质的精神的成果,包括了所有实用的与非实用的美感因素。几百年来,紫砂陶艺都步在人群社会的生活之中,在充满个人尊严的紫砂文化的历史过程之中,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忽略人性的表现。紫砂陶器的存在向世人们宣誓这一方水土孕育一方陶人的存在,而且他们一直努力创造可以促进生活品质,可以改善和谐社会的传统工艺美术的紫砂陶器。

  抬杠与宣泄

  愈说愈严肃,枯燥与尖锐最容易形成破坏协调的因素。换些精彩的话题吧。今天纯聊天不争论,不是上道德教育课程,也不宜探讨生命哲学或是陶艺概念等等大课题,免得乏味。紫砂陶艺成熟后的历程已经五、六百年了,任何一位陶人从艺的年龄都早已超出其十分之一,在有限的艺龄之内,感激传统的、天地自然的恩赐都来不及,放开历史、社会、生活过程中所承受的各种包袱。人是充满智慧与灵性的动物,也是群体共聚的动物,追求和谐远胜于矛盾,放弃错误忘记伪造才能坦然进取,携手合作的力量就是齐心协力的方式,也就是紫砂陶艺最美好的希望。

  “OK,那我问你,为什么要仿我的瓜果挂件?或是老是仿制我的印章搞花货,却不顾我的拿手绝活,切壶切题的铭款题诗与造型创意呢?我的光货、方货仿制的人古来不多,真气人,挑食也不必挑豆腐,挑些碎肉嫩鱼不也是香的吗?”老陈的话题一转,转进了羊肠小巷之内,方正要吐些口水不要老是往肚里吞。

  蒋老回答的更妙,她说:“独木桥与阳关道都是交通要道,都是提供行走借过的方便。丁山的儿童下课回家都会捏花贴叶,做些瓜果杂件,更何况双手较巧的艺人呢?我根本不想仿制你的瓜果,伯父也没有照你的想法去做壶,他做的是他想做的作品,盖你的印章只是老板的要求,甚至印章根本不是蒋家的人去刻的,当时的环境根本让艺人陶手们没有选择的条件,根本不存在谁怪谁的问题。更何况阁下的艺境早就超过了这些小玩意儿了,你并不是追求‘马上封侯’(现藏上海博物馆,与‘英雄壶’一起,手法雷同。)的人,反而苏州文物商店所藏的‘莲花软耳提梁壶’上的铭文:‘资尔清德、烦暑咸涤,君子友之、以永朝夕。鸣远。’明确的表达了你的风格。对不对?老大哥,你也要考虑仿制者的处境与心态,紫砂陶器的成就很多时候是被经济逼出来的,也就是说经济财力的注入总是有力的促成紫砂陶器作品的创制生产,像你这般人品风格的绝世高手并不多见,却怎么会记得后人的苦楚之处呢?当今天下根本没有仿照你的光货、花货、款字铭文的高手,并不是不敢尝试,只是水平不够而已。”蒋大师这一番幽默的说辞,挑好听的称赞陈老的成就,轻易的就解开陈老的抱怨,并且引起了许多人的体谅之情。

  “嘿!嘿!呵!呵!但求留下丹青玉壶,计不计较真伪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紫砂陶人世世代代相依为命,左邻右舍和谐共存在这一个‘陶’花园中,对紫砂陶艺不利的事就忘掉了,对大伙儿都有利益的事也就由它了。”

  实际上,陈远的作品(成熟的、杰出的、传世的、可能是真品的),往往立意在先,施艺在后。如果不去探究其陶艺精神,本就仿制不成。而且自古文士相轻,当今之世,陶艺家与艺术家或文人学士之间仍然处于不甚沟通的状况之下,要想横跨这些不同艺术领域之间的桥梁仍然需要双方,乃至多方的通力合作,要达到鸣远的陶艺境界,根本不必仿制其物了,因为这种人才必是另一位大师了。这样的道理,老陈也是心知肚明的,嘴上嘀咕,一吐为快,毕竟人类是感情的动物,适当的发泄有益身心的健康,哈!哈!

  再看看蒋蓉的作品(纯手工的、半手工的、甚至压模注浆的),每一件创作都充满了丁山妇女的含蓄单纯,充满了江南小镇的风味,西瓜、冬瓜、南瓜、北瓜、柿子、芒果、桃子、佛手、石榴、莲藕、花生、蚕豆、青蛙、蝴蝶……等等,形象色彩逼真、韵味通俗活泼,自然形成小家碧玉的玲珑玩物。而且紧随着二十世纪的结束,盖棺论定,大师之称,当之无愧。

  既然二十世纪过了,二十一世纪开始,紫砂陶艺当然步上了“全球之旅”,以往在亚洲许许多多欢迎茶文化的城市都在许多紫砂圈内的尖兵的努力之下接受了紫砂茗壶,以及紫砂陶器,尤其是台湾、香港、新加坡与中国的各大城市。以丁山地区的一个小镇要面对这么大的人群需求,的确是件不容易的任务。但是更多的城市地方仍然尚未投降,因为有许多原因或是因为他们尚未喜好紫砂茗壶,问题是他们喜欢什么?喜欢什么样的紫砂陶器?原矿土产品?纯手工艺品?锅?碗?瓢?盆?文房四宝?雕塑佛像?或是学习紫砂陶艺的陶艺教室?紫砂陶艺的空间太大了,可以表达的东西太宽了,并且运用金、木为工具有机的结合了水、火、土,将生活溶入紫砂陶艺之中,也因此可以在未来的世界展现美好的景像。愿与所有的紫砂圈内人士共勉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陈鸣远东陵瓜壶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陈鸣远东陵瓜壶铭刻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陈鸣远莲花软耳提梁壶1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陈鸣远莲花软耳提梁壶2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陈鸣远马上封侯壶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陈鸣远梅桩壶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陈鸣远水盂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陈鸣远四足方壶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陈鸣远松段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陈鸣远天鸡壶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陈鸣远弯楞形壶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陈鸣远英雄壶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陈鸣远鱼跃龙门壶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陈鸣远朱泥梨形壶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蒋蓉段砂佛手壶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蒋蓉荷花杯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蒋蓉荷花酒具1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蒋蓉荷花酒具2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蒋蓉荷花酒具3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蒋蓉金瓜壶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蒋蓉九件像真果品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蒋蓉芒果壶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蒋蓉牡丹壶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蒋蓉枇杷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蒋蓉秋叶树蛙壶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蒋蓉束柴三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蒋蓉小碧桃壶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张良坐像
 (本文已被浏览 6914 次)
 发布人:admin
 → 推荐给我的好友
上篇文章:茶圣陆羽的早年传说
下篇文章:和夏俊伟老师聊历史壶的材质
   文章分类
期刊选粹 |
中陶期刊选粹 
   文章评论
  → 评论内容 (点击查看)   共0条评论,每页显示5条评论   浏览所有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 发表我的评论
您的姓名: 您的Email:
评论内容:
250字内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
  •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您发表的任何评论内容;
  •                              
    中国陶都网  http://www.chinataodu.com/    联系我们:webmaster@chinataodu.com     
    版权所有 宜兴市中陶艺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苏ICP备11026520号-135
    加载|执行:15.625 毫秒(8次) 当前有 129 人在线 峰值 12341 人 总访问量:44708443 人次